打call号

分毫未近

      岸边的浪潮一波一波涌上来。
      韩信光着脚踩在水中,看着波光粼粼的海面发愣。
      明明是被刘邦叫来一起看日出的,结果却被放了鸽子。韩信内心愤愤,却又无可奈何,撒气般用脚踢袭来的海浪,最后也只踢碎了些白莹莹的浪花。
     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做这没有意义的事,就像刘邦分明对他事事敷衍至极,一句随意的邀请自己就屁颠儿来了。
      真是贱啊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也不知过了多久,天空开始变亮,云像要燃烧起来。韩信睡得迷迷糊糊的,忽的感觉有人抚上那精瘦的腰,在自己脸颊上留下一点冰冷又有些黏腻的触感。

评论(5)

热度(25)